Xian

[利艾]Love will come in time

Syou.:

※背景为现代架空,轻松日常向


※利威尔、艾伦相亲后交往设定


※写完这篇我的感想是起名真的好难,所以名字其实和内容没关系【。


※利艾情人节快乐❤


 


 


01.


 


艾伦二十五岁这年,学生时代和朋友一起组的工作室从原本隶属的公司迁出,成立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小公司。


同年,艾伦决定向家里坦白一件事情。简单说来,就是出柜。


“我上学的时候就对男孩子更有兴趣些了。我觉得还是说出来比较好,瞒了你们这么久,抱歉。”


艾伦说的很认真,一字一句都很有力度。从他不卑不亢的眼神中就能看出这是他已经决定的事情,只不过是告知一声。


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,格里沙和卡尔拉回房间聊了很久,最后还是卡尔拉过来和艾伦谈。


看不出表情的母亲看着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,沉默片刻,问道:“阿明?”


“啊?”艾伦不敢相信的表情。


卡尔拉继续猜:“让?”


这时候艾伦明白了卡尔拉的意思,怒吼一声:“我对马脸才没有兴趣——”


接着,卡尔拉把艾伦身边关系好的名字全点了一遍,确定都不是之后,继续说道:“艾伦,你没有和乱七八糟的人混在一起吧?”


“没有——”艾伦已经快不耐烦了,“我还没有交往的对象,我只是‘喜欢男的’,不是‘是个男的就喜欢’!”


卡尔拉抚着心口平舒一口气,算是放下心来。她抬起头,仔细盯着艾伦。


“艾伦,我和你爸爸商量过之后,对你的要求只有一个。”


“……什么?”


“希望你能够很平常地,找到一个合适的归宿。”


语气不由得温柔下来,卡尔拉的嘴角含着浅浅的微笑。眼角的细小皱纹挤在一起,看着心口有点难受,却很快被柔软的眸光感化。


艾伦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,伸手蹭了蹭鼻子。


胸膛的位置暖洋洋的,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和卡尔拉一起在阳台晾衣服的时候。


这边艾伦还沉浸在温馨的回忆中,紧接着,那边卡尔拉用稍显焦急的语气说道:“从明天开始相亲吧,你都已经二十五岁了。要尽快做好准备,艾伦。”


艾伦:“……”


 


 


02.


 


艾伦的相亲生活来的过于突然。


虽说平时不用像上班族那样朝九晚五,大部分时间都比较自由,但是一闲下来就被家里推去相亲的生活也让他有点承受不住。


相亲的对象大多数都是年纪大,有一定经济实力的成功男士。可惜的是艾伦对他们一个个都没法触电,对方也是没什么兴趣的样子。


毕竟,一个能自己养活自己,不会说软话的二十五岁大男人,相亲时候还摆着一张臭脸,的确不太能让人喜欢起来。


“我不去。”


“艾伦,难得你今天休息,不能浪费这个时间。”卡尔拉给艾伦拿了套新衣服,看上去还正经八百的,“晚上六点,在小区外面的咖啡馆。”


“我不去——”艾伦大喊着爬回床上,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,“我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天,才不要在那些大叔身上浪费时间——”


“艾伦!”卡尔拉去拽艾伦的被子,进而拉他的裤子,“快点,时间要来不及了!”


“不要脱我的裤子——”艾伦在床上躲避卡尔拉的魔爪。


卡尔拉的力气已经干不过艾伦了,她叹一口气,采取温柔的措辞:“的确之前有些对象可能不是你喜欢的……”


“什么叫可能?!”说到这里艾伦就青筋直跳,“那种说着说着话把假发摘下来擦汗的我一点兴趣都没有!不要过问我的事情了啊!”


卡尔拉摆出心痛的表情,和艾伦打商量:“已经约好了时间就去看看吧。这次的相亲对象你也认识,记得小时候带你玩过的利威尔吗?”


听到了熟悉的名字艾伦耳朵动动,在脑海中搜索一圈,有个模糊的印象。皱了皱眉,预期不太确定,“利……威尔……?”


“是啊,利威尔。”卡尔拉开始帮艾伦套衣服,“他因为工作关系在公司附近有公寓,不过这边的房子也一直在。年纪虽然大了点,可是各方面都是优秀的没话说。”


“哦……等、妈妈——你怎么就帮我穿好衣服了?!”


“既然都穿好了,起码就见个面。就算不合适,当叙旧怎么样?”


艾伦扯着领子还在犹豫。


“艾伦。”卡尔拉的脸色黑了下来。


“……知道了!知道了!”艾伦不耐烦地挥挥手,“我准备一下就出门。”


见艾伦同意下来,卡尔拉立马和颜悦色。不得不说作为一位有着正常审美的母亲,她搭配衣服的品味要比艾伦好多了。


换了套休闲小正装,还围了条暗色薄围巾,立马让艾伦看起来风度翩翩了几分。


“那我走了。”迎着卡尔拉的笑脸,艾伦无精打采地出了家门。


停下脚步,站在门口安静地站了一会儿。艾伦的心里其实是有点小期待的,虽然已经不记得利威尔是什么模样,但是记忆中好像是个很厉害的人。


闭上眼睛回想,模糊的高大身影似乎绽放出了耀眼的光芒。


 


 


03.


 


所以现实也是很残酷的。


当艾伦看到比自己矮了半头的利威尔出现在面前,完全是难以自控、发自肺腑地说了一句:“好矮。”


利威尔沉默三秒钟,在艾伦尴尬地笑出来之前,一拳打上他的肚子。


“刚才你一出拳,我完全想起来了……”艾伦揉着肚子入座,看着面前的男人,脑海中的那个模样清晰了些,“说是小时候带着我玩……根本就是教我打架的元凶啊。”


“那只是教你怎么保护自己。”利威尔说的风轻云淡,虽说年纪不小但是看着却很年轻,尤其是那一头不染杂色的黑发漂亮得惊人。脱下外衣,利威尔看了眼艾伦,“怎么样,还是喜欢甜食?”


一副对小孩子说话的口吻让艾伦又熟悉又觉得有些不爽,他不自在地摆弄自己的围巾,“喜欢甜食又不是什么错事。”


“的确,还不错。”利威尔露出好笑的神色,一连点了好几份甜食,自己则是要了杯加奶的红茶。


艾伦听着眼睛都放起了光,对利威尔的好感度上升到了新高度。等到几道甜品都上齐了,艾伦发出了兴奋又愉悦的声音。


他半趴在桌子上,瞪着一双绿眼睛看利威尔,“今天我本来不想来的,幸好我没有坚持。”


利威尔看着艾伦,问他:“怎么,对我很满意吗?”


艾伦吃了一大口帕菲,听到利威尔的话猛地想起了今天来的目的。他咬着勺子思考片刻,回答道:“的确很满意。怎么说呢,对利威尔你还是感觉很熟悉的,像是老朋友见面。虽然矮了点,但是是我喜欢的类型。”


“哦?那你说说看,你喜欢的类型是什么样子?”利威尔无视了他的半句话,“你也是我喜欢的类型,我觉得说不定等你吃完这甜到发腻的东西,我们就会成为情侣了。”


艾伦一边吃一边思考,唔姆几声之后,勺子一挥指向利威尔:“我喜欢成熟而且强大的人。仅仅看着他的背影,我就会心跳加速。”


四目相对,一瞬间有什么纯粹的感情直击心脏。


利威尔抓起红茶喝了一口,之后没再说话,只是安静地看着艾伦的吃相。时不时聊起小时候的事情,都不是过于清晰的记忆,可是一想起来就会忍不住想笑。


两人说说笑笑,时间转瞬即逝。等到出了店门的时候,艾伦的肚子都吃的鼓了起来。


“好撑啊。”艾伦觉得自己说话的味道都甜甜的。


利威尔忽然把手扶上了他的肚子。


艾伦:“?”


利威尔:“艾伦,这里说不定已经有了我的孩子。”


艾伦:“……”


“开个玩笑。”利威尔收回手。


“笑点在哪里?!”本来想再说几句,被自己一个嗝打了回去。


利威尔拉他站在一旁,不会挡住其他人的进出。抬起眼看艾伦,认真问他:“所以,结果如何?”


“什么结果?”


“相亲的。”


艾伦一愣,他抓了抓脸,眼睛看向一旁:“怎么说呢……我还挺想和你试试的。而且总觉得是熟人的话……就算要分开也好说话。”


“我们还没开始交往就想着分手的事情了?”


“才不是——”艾伦急忙辩解,脸上忽然一红,有了点纯情的青涩少年的感觉,“我也想谈恋爱不分手啊,如果……如果可以的话,我们合适的话,我也想能一直这么下去的。”


利威尔盯着艾伦的侧脸过了片刻,忽然扯过他的手紧紧握住。


艾伦一愣,和他的眼神交汇。


“艾伦,我们从交往开始吧。如你所说,如果合适的话,我会一直拉着你的手,绝对不会放开。”


利威尔的眼神过于炙热,在这个还有些微冷的初春显得温暖得过分。


艾伦得嘴张了张,犹豫,还是说了出来:“没想到利威尔会说出这么……肥皂剧一样的台词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而且一直拉着的话,会很热吧?我的手快要出汗了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不过,就这样吧。”艾伦回握住利威尔的手,“我也挺喜欢你,如果一直喜欢下去就再好不过了。”


这回是利威尔甩开了艾伦的手,拿出手帕擦拭掌心,一脸嫌弃,“啧,你是爱出汗的体质啊。”


“……”


艾伦猛然开始担心他们真的可以好好谈恋爱吗?


利威尔又抓过艾伦的手给他擦了擦,之后十指相扣。


两种截然不同的体温渐渐相融合,艾伦觉得这是自己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感觉。这种温暖包容,充满了热度与力量的触感。让手掌和心口都痒痒的,耳根似乎有点烫了。


“那我们就从这样开始吧。”扬起握紧的双手,利威尔轻声说道。


“嗯、嗯。”艾伦点点头。


总之,相亲成功了。


 


 


04.


 


艾伦在和利威尔交往之前,感情方面也不是一张白纸。只不过像这样安稳地交往下来三个月相安无事的,利威尔还是第一个。


“最后一次谈恋爱是和我社团的前辈,每次都偷懒往我身边蹭摸屁股,”坐在副驾驶的艾伦仔细回忆,眉头不自觉地皱起来,“想牵个手都会被他误会想……想做进一步的事情。”


“欲火旺盛的小鬼。”


“是啊——那种事情是要有一定感情基础才对吧?”艾伦的表情十分厌弃,自己甩甩头岔开话题不去想不愉快的回忆,扭头望着窗外小声嘀咕了一句,“像我们这样。”


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被利威尔听到了,他瞥眼看艾伦有点发红的耳根,“我年轻的时候也是精力旺盛的类型,不过没闲到到处发情。”


艾伦回过头有些纳闷地盯着利威尔,这是在对自己暗示什么?


“所以到了现在,造成了两件事情。”利威尔意味深长地放慢语速,“一个是我的精力还和十多年前一样,另外一个就是……觉得也该到发情期了。”


尾音含着暧昧,捎带着给了艾伦一记感情深厚的眼神。被那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看,艾伦就觉得尾椎骨都一阵酥麻,继续转头看窗外,岔开话题。


“还有多久才到?”


“马上就到了。”


艾伦说的是利威尔家,不是自家隔壁的小公寓,而是距离利威尔公司家比较近的高级公寓区,同时也是自己的恋人更多时候居住的地方。利威尔一般都是回来这边住,他还养了一只叫喂的猫。


因为彼此双方都很满意目前的交往进度,利威尔也多次见过艾伦家长,对于两人的未来也可以说做好了谈婚论嫁的打算。这一次趁着利威尔休息,就带着艾伦来留宿了。


交往三个月都还止步于浅尝辄止的亲吻的两人都明白,这次留宿意味了什么。


利威尔的家在顶楼,唯一的缺点就是夏天比起低层要热不少。利威尔进屋之后就开了空调,之后去给艾伦拿冰水。艾伦跟在后面还有点小拘谨,站在客厅前正想着怎么样比较好,一团黑色毛球就凑到了他的脚边。


“啊,喂?”艾伦蹲下来抱起黑色的短毛猫,喂没有挣脱艾伦的怀抱,冲着他喵喵叫起来。艾伦把胖滚滚的喂抱个满怀,“我还只在照片里见过你呢,真胖啊,而且好乖,比我想的还要乖好多!”


“因为从小就是家养的,性子比较温顺。”利威尔端着两杯冰水示意艾伦到身边来,“别喝得太急,如果到时候你胃疼得在地上滚我可不会管你。”


“我知道我知道。”艾伦坐过来,喂从他怀中跳开到利威尔身边一副依恋他的模样。


室内的温度很快凉爽下来,原本湿了的背心已经干燥。冰水不算冰,还加了柠檬汁,艾伦这时候打量了一下利威尔的房间。


和自家隔壁那边的房子装潢设计差不多,不过要更加宽敞。可能加上利威尔经常住这边,还有喂这个小生命,显得不那么冷清,干净又温暖。


喝了小半杯水,艾伦看利威尔和喂玩的时候表情很温和,心里忽然有种软软的情绪。


记忆中的利威尔就是个不良少年的架势,可是在很多微小的地方都能关照他。交往之后也是,不是黏腻的呵护备至,却恰到好处的关心照顾。因为眼中有自己吧。也因为这种本质的温柔,才能把喂养的这么乖顺。


想着,忽然鼻间一阵熟悉的味道。艾伦一抬眼,不知何时利威尔已经凑了过来,在四目相接之前,就给了自己一枚深吻。


还带着极淡的柠檬香气。


“干干干……干什么突然?”艾伦和利威尔拉开距离,捂着自己的嘴不敢相信,“怎么都不说一声?”


“因为你在用很色情的眼神看着我。”一本正经的语气。


“才没有!”


“早点习惯吧。”利威尔迅速在艾伦脖子上吻了一下,之后和他额头相抵,“我可不想以后做的时候,换体位之前还得发号施令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喵。”喂不声不响地凑到两人身体之间,抓抓这个又挠挠那个。


利威尔拎起喂,嘱咐艾伦,“赶紧去洗个澡吧。”


艾伦脸上还有点烫,反应了一会儿,愣愣地问道:“这、这么快?还是白天……?”


“你身上都是汗味儿。”


“……”理解错了。


“还是说,你想现在就来?我倒是什么时候都做好准备了。”


“……还、还是晚点吧。”


利威尔把喂送回窝里摸摸它的脑袋,看艾伦抱着毛巾在浴室门口还有些犹豫,走过去拍了把他的屁股,“要我陪你一起洗?如果你不怕留下什么可怕的回忆……”


啪。艾伦进了浴室狠狠关上门。


利威尔回客厅沙发上坐着,开了电视漫不经心地转台。喂又轻盈地蹦过来蜷在他身边摇尾巴,抬着眼看他。


摸了摸喂光滑的毛发,利威尔盯了会儿刚抓过艾伦屁股的手掌,听着浴室传来的哗哗水声,摸了把自己的胯下。


 


 


05.


 


晚上的时候两人偷懒叫了外卖,利威尔一直叫艾伦多吃点,这给了艾伦一种利威尔在说“长夜漫漫,你保存好体力”的错觉。


让艾伦惊喜的是利威尔托朋友带回来了一盒很有名的布丁,一共六个,艾伦吃完饭就开始抱着吃,快到睡觉的时候终于把最后一个也吃完了。


“啊,好饱。”艾伦在床上靠着,喂就蹲在他身边溜达来溜达去,尾巴时不时扫在脸上。之后踱步到靠着床沿坐在地板上的利威尔身边。


翻了个身,艾伦从后抱住利威尔,双臂环着他的脖颈,探头看他在干嘛。


“这么晚了还在说工作的事?”


“啊,明天的会议时间提前了,同事发邮件来通知。”利威尔一边回复一边对艾伦说,“等我说一声就关机了。”


艾伦还以为利威尔误会了自己的意思,于是解释起来,“诶?啊,我不是那个意思,你工作比较重要。”


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。”利威尔关机,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。之后扭过头亲了一下艾伦。


艾伦被这一亲亲的有点愣,俩人都没说话,对视片刻。房间内的空调声均匀而有规律,明明温度凉爽,艾伦还是觉得身体的一些部位在隐隐发烫。


眼睑不自觉地垂下,嘴唇微启,吐出的呼气带着布丁残留的奶香。


利威尔转过身和艾伦接吻,一边起身将他推倒在床上,一边用手从衣服下摆探入到胸口的位置。艾伦唔嗯出声,闭紧了双眼不敢大力喘气,维持着环住利威尔的姿势更深地抱住他。


一腿卡在艾伦的双腿直接,随着身体些微的动作膝盖顶上了敏感位置。艾伦被刺激地想要叫出声,急忙撇开头低叫一声,脸红红的不敢看利威尔。


“艾伦。”利威尔的声音微哑,伸手扶住艾伦的脸转过来正对自己。


艾伦从利威尔的眸中看到了有些惊慌的自己,以及男人总是用开玩笑语气提起的浓烈情欲。喘息都比熟悉中的要更为炙热,艾伦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就闭上了眼睛。


这种求吻一样的模样戳中了利威尔的理智,他低下头欲吻上去。


“喵。”喂安静地出现在旁边,瞪着一双清亮纯洁的猫眼,像是小孩子一样盯着他们,尾巴一甩一甩。


两人:“……”


“等等。”利威尔低着嗓子不悦地说道,提起喂的后颈把它扔出了门外。


喂在门口凄惨地喵喵叫了起来,还用爪子去挠门,过了一会儿才终于安静下来。


不过就这短短的时间也好,利威尔和艾伦培养起来的绝佳气氛也被摧毁了。尤其是艾伦一脸尴尬,在床上侧躺抱着枕头,不知道该不该由自己要求继续下去。


“喂的名字,还真是很随便啊。”艾伦找了个话题。


“啊,不过我也是会认真的。”


只见利威尔忽然就脱了上衣。


艾伦:“?!”


利威尔的肌肉很是惊人,好看并且看着很有安全感。艾伦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语言来描述,只知道自己现在很想摸一摸。


思考间,利威尔已经覆到了艾伦身上。一甩手一瓶润滑油,再一甩手一枚安全套。


艾伦看傻了眼,这是变魔术吗?


利威尔没给艾伦感慨这件事的机会,低头就开始用很强烈的方式亲吻他,热情而具有攻击性,让艾伦无处可逃的一场交吻。


艾伦伸手扶住利威尔的肩膀,下意识的摸到肌肉就停不下手了。随着利威尔的吻逐渐往下逐渐侵占他相对私密的部位,艾伦的意识开始涣散。


因为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,不真实的晕眩感阵阵袭来。


不知不觉间衣服已经被脱下随手扔到地板,腰带落地时候的响声才让艾伦找回一点神智。定睛一看,利威尔也已经脱得一丝不挂,下面硬挺挺的翘着。


艾伦咽了咽口水。真可怕。


“要摸吗?”利威尔一边问着,自己的一只手已经狡猾地握住了艾伦起了反应的下身。


艾伦下意识弓起身,肩膀收紧。他伸长了手去握利威尔的,被那触感和温度吓得脱了手,利威尔趁机覆住他的手掌圈住自己。


第一次摸自己以外的生殖器官,这让艾伦的手止不住的轻轻颤抖起来。时不时不好意思地呜咽出声,脸上烫起一片红晕。


见时机差不多了,利威尔单手取出安全套递到艾伦嘴边示意他帮忙撕开。艾伦看看利威尔的神色小心揣度他的意思,之后一口咬住了那个方形的小薄片。


叼着一角抬眼单纯看自己的样子,让利威尔倒吸了一口气。


艾伦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正敲在自己的大腿上蠢蠢欲动。


“等、等等——”艾伦慌了神,抽回手拿着安全套,一手扶住已经要压上来的利威尔,“等一下……我还有话想说。”


“想说什么?”利威尔的声音很催情,撩拨的艾伦的心口痒痒的。他侧过身去亲艾伦的耳朵,舌尖舔过耳廓,在耳垂处用牙齿厮磨轻咬,舌尖来回地去舔弄粘染着情欲的热度。


艾伦被舔的心不在焉,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我……唔……还是第一次……所以……嗯?”


突然停止的舔舐,艾伦和利威尔四目相对,只不过刚才还一副欲火焚身的恋人此时眼神平静到有点可怕的地步。


“利威尔?”


总觉得一下子就感受到这个房间的温度了。空调温度太低,赤身裸体的有些冷。


“艾伦。”利威尔似乎是有些艰难的开口,他眉头皱起,希望是自己想多了,“你没有和别人做过?”


“是啊。”


“然后你喜欢的类型,是成熟而且强大的。”


“嗯……没错啊。”


“在我之前你交往的对象都是什么人?”


虽然不明白怎么在这种节骨眼问这些,但是艾伦想了想,还是老实地回答起来:“社团的前辈,学生会会长,自由搏击社的社长……”


利威尔伸手示意打断了他的话,声音比刚才又低了不少,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,“你看过男人和男人的成人片吗?或者有没有上过同性交友网站,有没有这类朋友,会不会去Gay吧?”


“你怎么忽然问这些事啊?”艾伦开始火大,觉得利威尔简直不明所以。


“回答我。”


有些严厉的声音让艾伦恍惚回到了调皮的学生时代,面前就是圆镜片戴假发的教导主任。艾伦觉得浑身都在发冷,嘟囔着逐一回答利威尔的问题。


“看过,但是不多。浏览过类似的网站没有长驻,没有这类朋友,不去那种乱七八糟的地方。”


利威尔的心随着艾伦的话也凉了。他抓过旁边的被子帮艾伦盖好,自己则是冷静地起身,穿好裤子。


艾伦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了。


“艾伦,你听我说。”利威尔在窗前沉默片刻终于开口,“你的出柜太草率了。”


“啊?”


“你有没有想过,你并不是喜欢男人,只是会对比较强大的男人有着类似心动的好感,也就是崇拜。你错误地理解了自己的情绪。”


艾伦愣了一会儿,大吼起来:“开什么玩笑——我只是这方面接触的比较少而已!难道喜欢男人就想要随时做那种事情吗?!”


利威尔不知道应该如何和艾伦解释那分界不甚明显的感情,盯着艾伦,问他:“艾伦,我问你,我的长相是你喜欢的吗?”


“啊?”艾伦刚才的气势弱了下来,他想了半天,“我……我没想过这方面问题……”


利威尔靠近艾伦,弯下腰掐住他的脸,盯着他一字一句道:“如果你喜欢男人,光看脸就会想象和他来一发了。”


艾伦:“?!”


“你根本没想过这种事情。”利威尔遗憾般地叹气。


他松开手,现在很想摸一支烟,可惜已经戒了好久了。


“艾伦。”利威尔轻声叫他的名字,眉头皱起无论如何也舒展不开,“说不定你对我也不是你想象的爱慕,我们暂时分开吧。你好好想想,是不是要走这条路。说不定……你更适合普通的生活。”


利威尔的后半句话完全戳爆了艾伦的怒气。


这话说得好像他们有多么不一样似的,好像喜欢男人就不是普通人了一样。分开一段时间这种话,还有利威尔说的这种好似能够成立的道理,都太奇怪了。


“如果我不是喜欢男人——”艾伦吼着掀开了自己的被子,指着还半硬的下体,“你怎么解释我对你有反应?!”


刚才要不是自己插话,现在已经告别童贞了!该死的,为什么要多嘴?


“那是因为你个处男太不经撩拨我又技术太好!”


艾伦无言以对。


“总之先这样吧。”利威尔边说边出了房门,没有多看艾伦一眼,“晚安。”


关上房门,一个人的房间显得更冷。


艾伦把被子搭在身上,把刚才那枚安全套恶狠狠地摔在了地上。


 


 


06.


 


再见面的时候已经到了秋天。


从那场相亲开始,他们已经相识度过了三个季度。


艾伦约了利威尔三次才终于约好了时间,因为利威尔进入了繁忙期,他们只能够在利威尔公司附近的中央广场碰面。


艾伦比约定时间早了不少时候到,坐在长凳上吃了一个可丽饼,两个甜筒。后来闲得无聊去喂鸽子,又赶着鸽子玩。


把一片鸽子吓得从左边飞到了右边,恶作剧一样的行为让艾伦心情好了些。一转头,就看见一身长风衣夹着公文包的利威尔正站在自己对面。


本来想好的再会语噎住了。


利威尔大步跨过来,拿出纸巾往艾伦的嘴角抹,“奶油全留在脸上了,自己擦。”


艾伦哦了一声,接过纸巾一遍遍地擦脸。


还是熟悉的声音,身上也是熟悉的味道。小心地抬眼看利威尔,男人正半侧头看广场中央的喷水池。


盯着那个侧脸轮廓,艾伦似乎有些明白利威尔说的话了。


他真是……现在就想和利威尔来一发。


“利威尔——”艾伦大喊一声,之后就不说话了。


这一声把利威尔吓了一跳,他盯着艾伦:“找我来就是为了喊一句我的名字?我还以为你已经完全想好了怎么决定我们之间的关系。”


“我想好了。”艾伦抓抓脑袋,不好意思地侧开目光,“想对你说的话我在家写了好几页纸,全部背下来了。可是现在,觉得都是些莫名其妙的话。”


利威尔没有搭腔,等着艾伦继续说下去。


“我们很久没见面了,刚才看见你的时候,我脑袋里飞过去好多话。我想那才是我想对你说的。”


艾伦一咬牙,正视利威尔,身体站的笔直。音量稍稍抬高,语气强硬了些。


“利威尔,的确像你说的那样,也许我真的不喜欢男人……可是我喜欢你!”


利威尔的脸色些微异样。


“我不是说你不是男人!”艾伦急忙解释起来,要知道利威尔的话,顺手把他扔进喷泉都是有可能的,“我是想说,就算我不喜欢其他的男人,我也喜欢你,真心的那种!”


“我会想和你住在一起,想着你随随便便以家人的身份到我家做客。我们会组成一个家庭,一辈子都在一起!”


“我可以很确定我喜欢你这件事,因为我……”艾伦的嘴动了半天没能说出话,他的耳根有点红,一握拳,闭上眼睛大喊,“我现在一看见你就想和你来一发!”


一地的和平鸽振翅而飞落到广场的另一侧,翅膀拍打的扑棱声和喷泉的汩汩水流声交汇在一起。


利威尔站在原地,看着喊完这句话的艾伦捂住脸一副要钻进地里的架势。


一步,两步,三步。利威尔停在艾伦面前,拉开他挡脸的双手。


自己喜欢并且熟悉的面容害羞的不行,他真的很努力了。


“艾伦。”


艾伦有些不安地盯着利威尔,手腕还在颤抖,被男人紧紧握住安抚。


利威尔缓缓开口,语气不容置疑。


“一旦我认可你的感情,你就跑不了了。”


从艾伦明亮的眼眸中,利威尔看到了自己的模样。他已经决定了,以后也会如此。他们的眼中,只有彼此。


“就算有一天你不再喜欢我了,我也不会放手。你决定了吗?”


艾伦抬手蹭了蹭鼻子,带着浓浓地鼻音答道:“那种事……早就决定了啊……”


第一次,艾伦主动吻上了利威尔。


这个吻迅猛急促,嘴唇被撞得生疼。艾伦迅速结束这一记献吻,用手背抵着嘴唇看别处假装没发生过一样。


唇上留下了舔舔的味道,有奶油和水果的香气。


若有似无地扬起了一抹微笑。


“艾伦,先说好。”利威尔一手还拉着艾伦的手腕,另一只手用公文包去打艾伦的屁股,语气暧昧,“我的技术那天可还没展现出一半的水平。”


艾伦露出了惊恐的表情:“?!”


利威尔凑近:“要试试吗?”


虽然是个问句,但是利威尔在没有得到艾伦的答案之前就已经吻了上来。一个用狂风暴雨来形容都不为过的吻。


艾伦无力挣开,想尝试着去迎合但是两个人的等级根本就不在同一水平线上。这种等级压制很快就让艾伦喘不过气来,唇齿交缠,求救的声音也发不出。就连用拳头抗争都没了希望,因为利威尔似乎还很享受艾伦的抗争。


终于。


“艾伦?”


得不到艾伦回应的利威尔终于意识到了什么。


“艾伦?”


依旧是没有回应。


“艾伦!醒醒——艾伦!”


 


 


End.


 


 


#后日谈


 


 


01.


 


“没有我艾伦是射不出来的。”


“才不是!利威尔你闭嘴!我自己可以!”


“为了精子的质量,我认为应该由我亲自去帮艾伦打出来。”


“妈妈——把利威尔带走——”


捐精室内外两个人各说各的,利威尔最终被卡尔拉善意地带走了。


艾伦坐在弥漫着消毒水气味的空旷房间里,橡胶手套的触感只能让他想起扫除。对,扫除,如果想象是利威尔正戴着橡胶手套帮自己……


等到顺利完事,艾伦简直想哭着叫自己变态。


 


 


02.


 


结婚第三年,利威尔和艾伦在与家里商量之后决定要个孩子。


好在有这方面的医生朋友在,代孕母亲也找到了合适的人选,整个过程都很顺利。


预产期在1月,按照往常的季节正是下雪的时候。


“你说孩子会像我还是像你?”自从代孕的事儿开始进行,艾伦就显得很有兴趣。好像那个肚子是长在他身上一样,整天孩子长孩子短地说个不停。


利威尔正在看报纸,见艾伦又开始唠叨,放下报纸,捞着艾伦抱到自己怀里,让他跨坐在自己身上。


“听我说,艾伦。”利威尔开始一本正经起来,“能够进入卵子的,是最强的那个精子。所以,肯定是像我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我就说我们一起去没什么意义。”


艾伦小声嘟囔:“你都这么老了精子质量能好到哪里去……”


忽然,后腰一凉。


“……”


“我到底老不老,你来感受一下吧?”


“……”


 


 


03.


 


艾伦嗓子肿着趴了一天半,喂用可怜的目光注视他。


 


 


04.


 


1月的时候孩子顺利出生,是个男孩。


利威尔和艾伦激动地抱着孩子,全都忘了起名的事儿。


 


 


05.


 


男孩长大些之后,明眼人全都看出来长得比较像艾伦。


这件事让利威尔颇受打击,艾伦则是拿这件事说了整整一年,虽然每次下场都很凄惨。


第二年的时候,利威尔再次代孕了一个孩子,是在春暖花开的四月出生的女孩。


据说,女孩第一次睁眼的时候差点吓哭了护士。


 


 


06.


 


“艾伦?”


利威尔中午就翘班回家,看见艾伦不在客厅,就知道一定是在房间里。


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,就看见艾伦靠在床边张着嘴似乎是睡着了。在他身边哥哥妹妹两个小肉球睡姿猖狂,怀里抱着翻着肚皮睡觉的喂。


窗帘掩着,透过浅色的光打在地板上,看起来就很温暖。


利威尔看着家里的大大小小忽然觉得心口一热,蹑手蹑脚地凑到床边,拨开艾伦的刘海落下一吻。


“唔……利威尔?”艾伦迷迷糊糊地睁开眼。


“艾伦。”利威尔压低音量呼唤他的名字。


“嗯?”艾伦帮身边的小家伙盖了盖被子,扭过头看他。


“情人节快乐。”


艾伦一愣,这才想起来又到了情人节。一年中有那么几个日子会让利威尔翘班请假,情人节就是其中之一。


“情人节快乐。”艾伦含笑,两人安静地接了个吻。


吻中带着奶油的香甜,看来艾伦又带着孩子偷跑出去吃蛋糕了。利威尔没有戳穿他,又吻了一下他的额头,用下巴摩挲他的头顶。


“对了,利威尔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难得你下午休息,我们去趟超市吧。情人节活动估计有不少打折商品。”


“……”


 


 


Fin.


 


 


#你们听我说,艾伦一开始相亲摘假发的人不是埃尔文#


#阿克曼一家情人节去超市把特价商品都给抢了个精光#



评论

热度(269)

  1. 一叶全都在扯淡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哈哈哈哈